e球彩走势图连线|e球彩开奖视频
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 > 正文

老頑童牛犇 “徒弟”當哥兒們

2019年04月11日 16:04    作者:    來源:北京青年報    [糾錯]

 

 

  國產綜藝做了這么多年,引爆話題的往往不是那些綜藝咖,而是首次出現在節目中的“新人”,比如湖南衛視《我們的師父》中的首位師父——擁有74年表演經歷的老藝術家牛犇。他“老頑童”般的本性、認真生活的態度和對人生與事業的極度“倔強”,都讓人印象深刻。

  4月9日,牛犇與節目組走進中國傳媒大學與學生們進行了面對面交流。他直言通過節目所接觸的四位“徒弟”,改變了自己對新生代藝人的看法。比起做傳統意義上的師父,他更喜歡和徒弟們做無話不談的沒有距離的“哥兒們”。

  相處愉快

  老頑童對徒弟摸底

  玩笑讓大張偉石化

  原以為這位師父會嚴肅不可接近,沒想到牛犇老師卻是一個老頑童。節目中,面對戰戰兢兢上門拜師的四個徒弟,老爺子開門見山,“我不喜歡拜師那一套,都是過去式了,現在換一個方式,把我的年齡給你們分一點不就可以成為哥兒們了嗎?挺好的。”

  為了對徒弟摸底,老爺子挨個問“你屬啥的?”于曉光、劉宇寧、董思成,一位屬馬,一位屬牛,還有一位屬雞,老爺子笑了,“不是我占你便宜,我孫女就是屬雞的,你是小公雞,她是小母雞,哈哈哈。”輪到大張偉,他說自己屬豬,今年本命年,老爺子馬上接茬“我去年的紅褲頭可以給你穿。”大張偉石化了。

  當然,四個徒弟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中傳學生,老爺子說道:“我要求不許遲到,結果他們拿出了我最喜歡的冰淇淋。本來說好了大家一起包餛飩,結果有人不安分,自己跑出去吃羊肉串,回來后還百般抵賴,其實我們什么都知道,導演都記錄下來了。有一段時候我就放松了自己,讓他們把我當道具擺弄,但是我覺得很高興。”語氣中沒有埋怨,更像是老爺爺對后輩的寵溺。

  實際上,對于這四位徒弟,老爺子評價相當的高。“他們讓我感受到青春的力量,他們幾個都是很單純的年輕人,可愛有趣、又懂禮貌,來我家睡地板依然很愉快,好像在睡他們家的沙發床一樣。我和他們一起吃喝,那幾天我們過得非常愉快,我忘記自己已是80多歲高齡,也忘記他們是20歲小伙子,那是我自然流露的情感。我們都是哥兒們。”

  拍攝精細

  屋里有50個“探頭”

  徒弟不敢用衛生間

  頭一回上綜藝節目,老爺子有什么感受?牛犇很認真的回憶道:“湖南衛視的準備工作相當精細,雖然很困難,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叫苦的。而且在我們養老院里,沒有發生過一次大聲喧嘩的情況。我過去在電影廠工作時,現場經常一片嘈雜,只有導演喊開始了,聲音才停下來。這種情況在這個節目里頭一點都沒有。”

  他提到,為了拍攝,自己的小屋里竟然裝了50多個“探頭”,“在徒弟們的要求下,后來把廁所探頭去掉了2個,可他們還是不敢用我的衛生間。其實他們多慮了,哪可能播這種穿幫的畫面。”

  有時,老爺子也不太適應綜藝節目沒劇本的操作方式,覺得自己“沒個劇本就不會演戲”,也沒太注意自己在節目里說過的話,回憶起來“好多胡說八道”,“如果導演早一點提醒,我可能會注意一些,這是我的疏漏,我應該向他們道歉。”

  分享經驗

  上節目不想當誰師父

  愿講講自己走過的路

  《我們的師父》的創意來自節目總導演孔曉一對黃永玉老先生的一次采訪。當時,老先生提到自己年輕時有段時間曾和張大千、弘一法師、徐悲鴻同吃同住。有人問他,在跟老師們相處的過程中有沒有學到什么技能。黃老先生回答:“學習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我也不可能跟他們學到什么具體技能,學到的更多是跟他們生活在一起的來往和感悟。”

  而實際上,牛犇參加這檔節目卻不想當誰的師父,“這會增加我們的距離感,我們的溝通會受影響。”他說,“我能給他們的,僅僅是我的一點經驗,跟他們講講我走過的路。”他回憶起自己當年體驗生活的經歷,“當年下農村、下部隊,跟人家同吃同住同勞動。現在這幾位年輕的朋友也跟我打成一片了,這讓我感覺自己責任很重。”

  節目中,牛犇和徒弟們分享了自己的拍攝故事。年近六十的時候,拍戲時騎了一頭倔驢子,結果被摔了下來,頸椎錯位,肋骨斷了兩根,人當場休克。蘇醒后他第一句話,是對導演說“給您添麻煩了”。為了不耽誤拍攝,他打了麻藥乘著救護車繼續到劇組拍戲。

  老爺子受傷不止一次,當年拍《假大俠》時,他把胳膊摔斷了,結果他找到了一位骨科醫生隨行。等到戲拍完,醫生檢查才發現,他的骨頭竟然錯位了,只能開刀重新接,以至于他的手腕現在還有點歪。“我跟他們說,為什么很多片子到現在還讓觀眾念念不忘,因為我們那一代人都對藝術有著精益求精的作風,兢兢業業創作每個角色,大家才能記住。”

  現場交流時,牛犇幾次提醒年輕人“你們趕上了最好的時代,一定要珍惜”。他回憶過去老藝術家們經歷的磨難,“有一件事我們常常當做笑話提起,說幾個人在藝校學習,條件特別簡陋,三個大小伙子只能并排睡在三尺寬的床上,夜里想翻身就得對同伴說,‘咱們翻個身吧’,然后‘一二三’大家一起翻身。”

  相比之下,牛犇認為,今天拍戲的條件太好了,酬勞很高,獲得的關注也多。“但是絕對不能被鮮花掌聲迷惑,我們每個人只有做出自己的責任有態度的作品,才能在時代中留下你的腳印,這是我參加這次節目要想和幾位徒弟交流的思想。”

  文/本報記者 祖薇

  統籌/滿羿

【責任編輯:蔚藍】

分享到:
11.7K

今日頭條

原創推薦

專題策劃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e球彩走势图连线 赢彩软件官网 幸运飞艇杀一码公式免费计划 比分预测 足彩稳单 pt电子网络游戏 河南体彩481走势图 LG游戏平台网址 华宇娱乐1990奖金组注册 求一套高仿彩票打印机 内蒙古时时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