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球彩走势图连线|e球彩开奖视频
當前位置:首頁 > 魅力江蘇 > 正文

入選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鑒真東渡地黃泗浦發現了什么

2019年04月03日 09:45    作者:    來源:新華日報    [糾錯]

 

  黃泗浦遺址出土的瓷器、錢幣等文物。

 

  黃泗浦遺址出土的瓷器、錢幣等文物。

 

  黃泗浦遺址出土的瓷器、錢幣等文物。

 

  黃泗浦遺址出土的瓷器、錢幣等文物。

 

  考古發掘現場河道遺跡清晰可見。

  “這里就是一座露天的博物館!”入選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讓黃泗浦遺址吸引了更多關注的目光。那么位于張家港的鑒真東渡地到底發現了什么?昨天,省文化記者協會組織的黃泗浦遺址考古采訪行揭開這里的神秘面紗。張家港已就遺址保護制訂規劃,邊考古邊保護,將來這里將建成遺址考古公園,對公眾展出。

   一塊小瓷片,

  “撬”出一座遺址

  “通過考古發掘,我們在遺址的河道內發現大量的磚瓦瓷片堆積和棧橋遺跡,證明黃泗浦遺址曾為繁華的港口!”跟隨著南京博物院考古所副所長周潤墾,記者來到規模壯觀的張家港博物館庫房,1萬多件從黃泗浦遺址中挖掘出的文物標本靜靜“躺”在這里,等待有心人從它們身上找出“蛛絲馬跡”,鉤沉過往的歷史。

  除蓮花紋的瓦當和鋪地磚等與佛教相關的文物,在唐代河道底部還挖掘出成堆的銅錢,呈現出一串串的蛇形,仔細看上面還刻有“開元通寶”的字樣。開元通寶是唐代的貨幣,也是發行量最大和流通時間最長的貨幣。在本次的挖掘中,還發現北宋的景德元寶、咸平元寶、大觀通寶以及流通于南宋的紹興元寶、紹熙元寶等十幾種銅錢。如此“有錢”的河道,成了本次考古斷代的重要依據,“這些銅錢,可能是當時的人們不小心掉下來的,但卻給了我們線索,可以推測目前揭示出的河道不晚于北宋!”周潤墾說。

  產于唐代的長沙窯、越窯、宜興窯等,來自宋代的耀州窯、繁昌窯、景德鎮窯、建窯……擺在貨架上的瓷器幾乎是當時全國各地窯口燒制品的匯合,它們見證黃泗浦遺址曾是重要的貿易集散地,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為推進海上絲綢之路研究和海上絲綢之路聯合申遺提供新的重要實物資料。“唐朝人如何吃茶?一般都是把茶餅放在茶碾中碾成粉末,再用細篩篩細存于盒內。”在考古專家看來,在遺址東區河道里挖掘出的茶碾,是唐朝人美好生活的標志,也為鑒真東渡為日本帶去茶文化提供證據。而從唐代水井中挖掘出來的海獸葡萄紋銅鏡,也為唐宋考古提供重要的考古學資料,“別小看這個銅鏡,在唐朝一枚這樣葡萄紋銅鏡可以換一個婢女”。

  “這種璧形底的器皿,一看就是唐朝中期的!”考古人員一邊將手中的大碗碗底展示給眾人看,一邊講述挖掘的故事。考古之初,人們并不知道這塊黃土下埋著一個如此繁華的盛唐港口集鎮,偶然的機會,在種植菊花的大棚與大棚間發現的西晉小瓷片引起人們的注意,很快又在百米內找到類似的玉璧形底的瓷碗,一下子將時間軸追溯到唐代,并最終“撬”開壓縮在泥土里的歷史。

  12年追尋,

  致敬鑒真12年東渡

  “黃泗浦遺址挖掘是從無到有、從零開始的過程,中途還發生過塌方,考古的難度可想而知!”在南京博物院考古所所長林留根看來,歷史上的偉大事件,一定會留下痕跡,被發現只是遲早的問題。從2008年12月至2018年12月,南京博物院主持對遺址進行六次考古發掘,發掘面積達8000多平方米。通過發掘,在遺址西區清理南朝至唐宋時期的道路、灰坑、水井、水溝等遺跡,在遺址東區發現唐代和宋代的河道、木橋、房址、水井、倉廒類等諸多遺跡。“鑒真六次東渡歷時12年,黃泗浦遺址的考古差不多也用了12年!”林留根說。

  黃泗浦遺址位于張家港市楊舍鎮慶安村與塘橋鎮灘里村交界處。在挖掘之前,這個總面積達120萬平方米的地域里,分布著民居、廠房、公路等,河道里的水仍被用來灌溉農田,如何在有限的空間選擇發掘點,是考古人員碰到的一個難題。前4年的考古處于困惑之中,文獻記載的港口究竟在哪?鑒真等一行人在黃泗浦又住在哪里?直到寺院建筑被挖掘出來,他們選擇河道作為突破口,才最終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不過,在對宋代河道和唐代河道的揭示過程中,考古人員也碰到麻煩,夏天一下雨就塌方,不停抽水,與河道內的淤泥打交道成了工作常態。就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不斷挖掘到生土層,才證明古黃泗浦河是一條人工河道,而后一座宋代橋梁也現身。工作人員初步清理古黃泗浦的寬度與結構,揭示宋代黃泗浦河口寬達50余米,河底距河面深達4.5米,完全具備通行當時大型船只的條件,再現古黃泗浦“出江大口”的盛況。

  考古從來都不是從天上掉下來,它需要考古人員帶著信念的堅守;黃泗浦遺址也不是墓葬,這次考古也不是想象中的挖寶。考古人員不斷尋找遺跡,聯合眾多領域專家摸清遺址性質,才將“蛛絲馬跡”疊加形成證據鏈,最終“破案”。在林留根看來,將中國最美好的東西跟別人分享,這是東渡精神在當下的價值所在。

  建遺址公園,

  重現1300多年前繁華

  通過十多年的現場挖掘,考古學家通過與日本《唐大和上東征傳》的記載相對照,確認黃泗浦就是鑒真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東渡日本的出發點。這個重大發現,讓黃泗浦遺址最終入選2018年度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黃泗浦遺址最為人所知的是它與鑒真東渡的密切關系。公元753年,雙目失明的鑒真從揚州坐船到蘇州,在黃泗浦住了近一個月,然后跟隨日本遣唐使的船隊抵達日本。日本東大寺至今保存著鑒真的木質干漆坐像。因此,黃泗浦是中日兩國交往史上的重要節點。記者昨日來到黃泗浦遺址東區,一座唐宋時期的寺廟遺址訴說著中日交流的故事。南大門、中門、金堂、講堂、食堂、僧房……這是現在日本唐招提寺的格局分布。巧的是,在黃泗浦遺址發現的唐宋寺廟遺址的格局和唐招提寺幾乎一致。經過清理,可看到寺廟的房子有的方方正正,呈回字形;有的一長排連接在一起,房與房之間,還有排水溝。在房址內,還發現多口古井、灶子、倉庫等。歷史上,鑒真曾在這里居住26天左右,等待出海。“當時遣唐使乘坐四艘大船來到中國,每艘船上都有一百來號人,古黃泗浦河轉彎口的河面曾寬達90米,足以停泊四艘大船!”周潤墾說。

  有意思的是,時光流轉,滄海桑田,古黃泗浦河道的形態也發生變化,宋代進一步開挖讓河道變寬,至清代時河面越來越窄。

  現場發掘出的宋代木橋價值很高。在宋代河道河底,考古人員共發現6根長橫木、2根短木、2個無橫木的基槽,以及若干個木樁,并請南方科技大學博士劉妍對古橋進行“復原”,最終得出結論:“這是國內非常罕見的宋代棧架式木橋!”所謂棧架式古橋,就是每隔一段距離就放一根橋梁,在橋梁兩端支架,而后在上面搭木板。和現在的棧道比較接近。“這些木樁距今700多年,當時木橋的寬度在50米左右,橫跨在黃泗浦河上。通過它,就可知道,700多年前,江蘇人的造橋技術有多高了。”周潤墾說。

  不同時代的痕跡,在黃泗浦不斷疊加交錯。這個四月,遺址外圍一片片油菜花,生機盎然,而沉睡1300多年的繁華也將以另一番面目呈現。這里將建一個遺址考古公園,對公眾開放。

  本報記者 王宏偉 陳 潔

  供圖:蔣文超

【責任編輯:】

分享到:
11.7K

今日頭條

原創推薦

專題策劃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e球彩走势图连线 博乐原乐乐大作战 快3准确定跨度 斗地主炸金花百人牛牛 福彩乐透c515走势图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星际彩票下载安装 玩北京pk赛车方法 上海时时网计划表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小赛车开奖走势